第5081章 紫狱雷皇, 空冥蚁后

搞个锤子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思路客小说网 www.silukebook.com,最快更新独步成仙最新章节!

    呜,一阵阴风自山岗间吹过,阴风中带着一片鬼哭狼嚎之声。

    “走,快走,是鬼哭阴风1驻扎在山岗间的六千余仙军均是一脸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此时哪里还顾得上结阵抵挡,仅凭他们六千余仙军结成的战阵,在如此规模的鬼哭阴风下根本起不到太大的作用。

    一旦被鬼哭阴风淹没其中,逃生的几率低得可怜。不出意外,这六千多仙军能逃出去一千便谢天谢地,运气差一些甚至有可能全军覆没。此时只能看谁逃得更快了。

    “云师兄,快走1冯彩茗催促着一脸伤感的云天放,她与云天放都是赤影仙门中人。赤影仙门作为南丹天庭的十大仙门之一,在整个南丹天庭的势力版图中占据着重要位置。

    云天放与冯彩铭作为赤影仙门中的大罗金仙,身份地位自然非同一般。两个各自以麾下的同门为骨干,统领了五十余万仙军,两部合流到一起便是一百多万。

    虽然精锐只是其中极小的一部分,大部分实力不算太强。毕竟数量放在这里,云天放原本也是想要趁仙魔战场大开之际闯出一定的局面。

    只是事与愿为,与鬼界的几场大战之下,云天放以及冯彩铭两部联军死伤惨重,被鬼界大军分割开来。

    云天放与冯彩铭一路带着二十余万仙军且战且退,战至现在只剩下身边六千余人。

    至于其麾下部分众,在缺乏足够强者坐镇,又被鬼族大军不断分割的情况下,幸存的几率小得可怜。

    云天放苦心经营麾下势力方有今日局面,多年心血却在仙魔战场上毁于一旦。在如此惨重的打击下一时间自是不免意志消沉。

    看到那呼啸而至的鬼哭阴风,云天方错颚的情况下一时间竟忘了逃走。

    冯彩铭自幼便与冰天放一起修炼,虽未结成道侣,却是将冰天放视为自己的兄长,这会看到云天放的失神不由急声催促。

    “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只要有时间,今日失去的迟早还能再搭建起来。师兄不可过于颓废。

    整个仙魔战场,别说是这数十万仙军,还有那些同门。便是元神之仙境界的强者亲率大军数百万计,全军覆没的情况也不在少数。师兄若是因此便失去了斗志反倒以是才让人看轻。”

    “师妹说得对,咱们首先得想办法从仙魔战场活下去,才能再图其他。”云天放如梦初醒,伸手一挥,一片乌云浮现而出。“所有人立即向我靠拢。”

    “云天放,现在才想走会不会太晚了。”鬼哭狼嚎的阴风中,一道阴测测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莫苍山,是你,之前别人说我还不信,你果然不知自爱,堕入鬼道竟然还敢回来见我们。”

    云天放怒声斥道,“我说鬼界中的强者怎么如此熟悉云鳞十阳大阵,原来是你这个叛徒在捣鬼,致使无数门人惨死在仙魔战场,莫苍山,你的心思怎么如此歹毒1

    “不知自爱,堕入鬼道,说得好1阴风中的笑声肆意而嚣张,又带着刺骨的恨意。

    “我是怎么堕入鬼道的,别人不知道,你云天放还不清楚吗?当初你跟冯彩茗,古一平先后负伤,要不是我留下来断后,你们能活着逃离阴龙涧?

    结果我被里面阴魄阴魄附体,就因为龙纹阴君当年击杀了师门前辈,我就被你们所有人敌视,最后被关进寒影牢狱,你可有为我说过一句求情的话?

    没有对我有过一哪怕一线救赎,就关了我十万年。你们早就将我忘记了吧,我不直接堕入鬼道,难道还指望你们过个几十百万年后,忽然发发善心,再将我放出来?哈哈.”

    阴风中的笑声显得嚣张,又戾气十足。

    “不管如何,你即便是冲出寒影牢狱,也不应该对同门痛下杀手1云天放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要痛下杀手,是他们要杀我,我不全力出手,伸长脖子给你们砍吗?现在说这些无益,当年赤影仙门追杀我一路追到鬼界才作罢,我发誓要回来,有仇报仇,有怨报怨1说到后面莫苍山语气中的杀意已经掩饰不祝

    “云师兄,莫师兄说的是真的吗?”冯彩茗听得面色一白,当年阴龙涧一行她身受重伤,闭关三千多年出关后宗门已经没有莫苍山的任何音讯,她还以为莫苍山早已经陨落,后来她离开赤影仙门驻地,在外独领一支势力,也便没有了对方的消息。没想到事情还有这么多曲折。

    “不管是真是假,莫苍山杀害同门众多,堕入鬼道,此次更是暗中助鬼界大军破阵,致使你我上百万仙军全军覆没,但凡有一丝机会,都要将此人斩于剑下,替仙门清理门户。”云天放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死鸭子嘴硬,你们都沦落到现在这种地步了,有这心思还是想办法逃命,或者是给自己准备后事吧,竟然还想着杀我。”莫苍山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四周阴风怒号,向云天放,冯彩茗两个袭卷而去,至于其四周的六千余仙军自然也在阴风覆盖的范围内。不过这些阴风自然有其部下去照顾。这次他的目标是这对同门师兄妹。

    一条条碧磷阴蛇在鬼哭阴风的裹胁下冲向六千余仙军,每一个仙军都面对动则数倍,甚至数十倍的碧磷阴蛇。

    仙军奋力反击下,虽是斩杀了大量的碧磷阴蛇,可在这些实力相对低下的碧磷阴蛇围攻之下接应不暇,时间一长,便露出或大或小的破绽,被大量碧磷阴蛇趁虚而入。一经被碧磷阴蛇沾身,便如同附骨之明一般难以摆脱。

    随着越来越多的碧磷阴蛇杀到近前,被缠住的仙军惊荒起来一阵挣扎,很快便被碧磷阴蛇一口一口地啃噬个精光。

    惨叫声接连响起,仙军一个接一个地被啃成一具枯骨。

    呼啸的鬼哭阴风很快将云天放,冯彩茗与那些仙军彻底隔离开来。

    云天放便是想要施救也无可奈何,被冯彩茗劝动后身体化为一道虹影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“想逃?都已经成了孤家寡人,云天放你们怎么好意思独自远遁,不如下去陪那些仙军吧,有那上百万仙军作伴,你们两师兄妹即便是死了也绝不寂寞1

    莫苍山嘎嘎怪笑,阴风之下黑袍翻涌。

    “莫苍山,你纵然能得意一时,跟整个仙门比起来仍然微不足道,今日就算我陨落在你手里,仙门也迟早会派人过来清理门户1云天放恨声说着,埋头赶路的速度也并未有任何下降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看不到那一天了。”莫苍山丝毫不以为意。      两前一后,一路疾飞,很快便脱离了大军,莫苍山也没觉得有任何不妥,当年他被龙纹阴魄附体,虽然无法驱逐体内,甚至后来被迫堕入鬼道,成为龙纹阴君的鬼奴之一。

    可其实力却是精进迅猛,就凭云天放与冯彩茗两个的实力,联手起来纵然不弱,也没太被莫苍山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以一敌二将对方拿下问题不会太大。

    便在莫苍山觉得此行十拿九稳时,忽然间脚下那些看似平平无奇的乱石堆里面,隐约有数百颗石头一阵疾速移动,石气从里面散发出来,形成一道石气漩涡,一道巨大的吸扯力从里面传来。

    “石影地宫阵,不好,上了这家伙的当了1莫苍山面色一变,此时反应过来,想要摆脱眼前的困境,竭力抵挡着下方阵法的吸扯力时。前面原本在逃走的云天放陡然间转过身来,一道风云涌动的剑影激斩而下。

    莫苍山仓促间一抓,鬼爪击碎了剑影,可莫苍山受这一剑的干扰,身体被阵湖南台的巨力拖拽着向下坠去,彻底坠入阵法中后,莫苍山面色一阵难看,几次想要飞身离开,都被阵法的束缚之力拖拽回去。

    “既然还记得石影地宫阵,便应该知道此阵的威能,你现在的实力确实比我强,不过想要闯出此阵可不会太容易。”

    云天放返身飞回,脸上之前的慌乱尽去,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阴沉。

    “云天放,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卑鄙。”莫苍山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什么都在你的算计中,从此前我用仙军摆下的大阵被破,只是看那熟悉的手法,我便已经猜到可能是你。

    只是局面已经无可挽回,也只能让你嚣张一时。不过我猜你既然破了我麾下大军,必然不肯善罢甘休,于是暗中又布下此阵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,以你的修为察觉出此阵也未必没有可能,不过大胜之下,终究是被胜利和仇恨冲昏了头脑。现在落入阵内,我便送你上路,给我麾下大军报仇雪恨1

    说到这里云天放眼中的杀意已经凝如实质。

    “莫师兄你当年的遭遇我并不清楚,不过虽对你有一定的同情,你害死了这么多同们,还有我的亲朋好友,我必须与云师兄联手杀了你,才能算有个交待。”冯彩茗微微一叹。

    “哈哈.全力出手吧,杀云天放还好,否则杀你还多少有一丝愧疚。”莫苍山放声长笑。

    “死到临头竟还笑得出来,我这便送你上路。”为免夜长梦多,云天放只想尽快杀了这个家伙。

    毕竟现在麾下大军尽没,四周地域都成为鬼界大军的势力范围,稍有拖沓后面便可能生出许多不可预测的变故。

    有阵法将莫苍山压制住,对方实力确实不俗,最多也就能发挥个五六成出来,他与冯彩茗联手击杀莫苍山问题不会太大。

    嗖嗖嗖,一道道剑光,鞭影接连斩下没入阵法之内。

    两个都没有留手,正如云天放预料的那般,莫苍山实力不俗,要分出相当精力应对石影地宫阵的情况下也是疲于应付,很快身上便多了几道剑伤,两道鞭痕,看上去显得极为狼狈。

    “罗道友,苏道友,你们两个再不出手,我可就撑不住了。”莫苍山又挨了一鞭,身体在大阵内一个踉跄,自觉无法脱困的情况下,当下大声咆哮了一句。

    云天放,冯彩茗两个面色一惊,难道四周还有莫苍山的强援不成?他们两个可一点都没发现。

    两个脸上的诧异尚未完全敛去,虚空中一阵轻微震动,一只水滴形汽泡凭空出现。

    里面男子面容冷峻英伟,身着紫雷鬼甲。女子一身银色长袍,有着沉鱼落雁之貌,眉心间一点朱砂显得妖媚而神秘,似乎那朱砂间隐匿着一方不可预测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紫狱雷皇,空冥蚁后1云天放失声惊叫起来,看这一男一女的眼神已经惊惧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南丹天庭最近与鬼界大军作战的次数比较多,单是陨落在这一男一女手里的大罗金仙便已经不下七个。

    而且有两个还是大罗金仙级的顶尖强者,实力至少比他要强出一截。以他们两个的实力单独对上其中任何一个都没有一丝把握,更何况对方联袂而至。

    根据南丹天庭这边得到的消息,这两个基本上都是在一起,也没见对方怎么分开过。

    “云天放,你真以为我会对你没有丝毫防备,你这阴险卑鄙的家伙,当初我被囚禁在寒影牢狱时,便已经彻底看清楚你,这次追击你又岂会不留一手。”

    莫苍山怪笑一声,“这次我倒要看你怎么死。”

    “走1云天放面色铁青,没想到莫苍山竟然还留了一手,原本以为必胜的局面转瞬间便成了死局,面对这两个追击过来的鬼界强者,云天放已经没有丝毫底气,这次能不能脱身全凭运气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都来了,何必急着离开。”苏晴伸指一弹,一道波纹自指尖弹出,顿时四周虚空都荡漾起青灰色波纹。

    抽身疾飞的云天放,冯彩茗两个顿时如陷泥潭,无论往哪个方向都遭受到了莫大阻力,一时间根本无法抽身。

    完了!云天放心里冰寒一片,没能第一时间逃脱出去,便意味着陷入死境。

    “既然他们两个是莫道友的仇人,便由莫道友亲自出手解决吧。”罗潜隔空击出一拳,硕大拳影如雷麟在虚空疾奔。轰地一声,一片地动山摇中,阵法被炸开一道缺口。